胡言亂語

一個遊走於醫學與資訊,不正常傢伙
隨心情寫寫,偶爾分享一些見聞和筆記,
如同名字所述,既然人生走一遭,遍嚐🍬💊
胡説八道,人間偶語,心境隨轉,不用太計較

Hugo部落格網站經營

網址:https://huyan.gbanyan.net 未來計畫 增加 Cover image 增加 favicon 設定 Social metadata 設定 Comment 功能 設定 Google Analytics 加上 Cloudflare Proxy Ref 原則 化繁為簡,以內容為重 以 Markdown Note 為基礎,盡可能降低發布成本,從 Obsidian 轉錄方便為佳 將更新維護考慮進去,重視資料標籤及最後更新日期資訊 標籤使用節制,與 Obsidian 共用同一系統 規劃 網站資訊 Hugo static site generater Hugo theme: Papermod 簡潔 Light/ Dark mode switch 支援部分 Social Metadata 支援 TOC 網址結構 URL Structure:/:year/:month/:title/ 目錄層級 About tags archives search Social Site Link Twitter RSS 未來可能考慮: Github, …etc 維護流程 Hugo 與佈景更新 Hugo through macOS brew package manager Papermod theme 更新: cd themes/PaperMod git pull 發新文章 hugo new posts/title....

July 9, 2022

散落,段落

寫於拼了兩年後,放棄專科醫師訓練的一切之時 2022.7 桌面上的電子時鐘,漸漸黯淡 擺在一旁的濕度溫度計,翻了一個面 也不再報告,精神飽滿 親手裝上,些微希冀的電池已然耗盡 而我這段時間的旅程,也是 另一段開始,尋找新的替換、充電 只怕,現實與意義,數字與時間 如同舊日時光般,徒然,消散

July 9, 2022

高敏感者愛自己的 19 個練習 - 書摘

本篇為高敏感者愛自己的 19 個練習的閱讀後摘要筆記 原書博客來連結 HSP 高敏感者的自我感覺 成年之後,也依然沒有改變的「玻璃心」 太過在意他人感受而痛苦萬分 膽子實在太小,總是被周圍的事物嚇到 完美主義 ? 積極上進 ? 其實我只是膽小而已 為了掩飾神經質,只好戴上「小丑面具」 幻想的世界比較真實 不責備自己,是讓高敏感的你綻放光芒的第一步 HSP的玻璃心與生活煎熬,其實正與犀利的感覺及感受性、豐富的心靈及情感、無限想像力及高度同理心等美好優點是一體兩面的。 大部分HSP確實有著容易不安、悲觀、想法消極、易受他人影響、容易疲困等負面特質,也正是這些負面特質使得容易受傷,充滿痛苦。 必須告訴自己,敏感及纖細的特質是與生俱來的特質,並非因為你太懦弱、太懶惰,或是抗壓性太低。 https://www.suncolor.com.tw/event/books/highlysensitive/quiz.html - 高敏感族檢測自我量表 HSP 高敏感者的特點 感覺的敏感象徵著高度訊息處理能力 經由微小的刺激就能產生反應,所以能察覺細微變化 擁有優秀直覺力及豐富靈感 共感能力、心眼能力 對他人的喜怒哀樂感同身受 能夠掌握事物的本質 約七成的HSP是內向型性格 容易不安及疲勞 對化學物質及電磁波也會產生敏感反應 HSP的「三大天敵」 : 工作重疊、臨時變更、時間限制 最害怕陌生人及陌生地點 「分界線」模糊,易受他人影響 HSP約有三成是「HSS型的HSP」 從大腦與神經的角度分析HSP 與生俱來的敏威特買 HSP的腦部迥路特徵 容易感到不安,是因為杏仁核的活動太旺盛 同理心來自於「同理心迴路」及「同調迴路」 多巴胺與血清素的神經系統容易紊亂 神經的緊繃現象,是去甲腎上腺素神經系統造成的過度清醒狀能 自律神經與HSP的關係 為何容易受傷 ? 為何自覺活得很痛苦 ? 容易產生依戀障礙 一旦產生依戀障礙,就會開始扮演「乖孩子」 容易陷入喪失自我或共依賴關係 「去神經性高敏感」不足,會造成敏感 HSP是負責察覺危險的「煤坑裡的金絲雀」 只有了HSP能營造出的舒適感 不安的基因會因環境影響發揮作用 保護自己的日常練習 保持自己的步調 建立自己的私人空間 嘗試遠離化學物質及電磁波 注意自己的情緒及咸覺 別發呆 (盡量多動) 不願意就果斷拒絕 盡量多說積極樂觀的話 找個聆聽的對象 朋友不必多,一個就夠了 強化分界線 建立自己的城堡 設定優先順序 偶爾示弱並沒有什麼不好 建立想像中的安全基地 坦承自己是HSP 以強硬的態度作為武器 活出最真實的自己 抱持以HSP生存下去的決心 選擇HSP最能大放異彩的生活方式 難以承受痛苦時的緊急措施 將注意力集中在「身體」及「現在」,能夠消除不安 大腦體操一一幫助你協調自律神經、消除不安及提升能量 三分鐘簡單打坐一一有助於緩和情緒 獅子嘔吐法一一把來自他人的負面情緒,吐進想像中的垃圾桶 敲打法一一讓情緒恢復冷靜

July 9, 2022

Windows 快速鍵彙整

快速鍵記憶原則: 快速鍵後面搭配的字母常常和功能相關 視窗操控: 切換視窗: Alt + Tab 切換視窗內分頁: Ctrl + Tab(有分頁軟體適用,如windows系統選項、IE、Chrome、Firefox等等) Alt + F4 關閉視窗 Ctrl + W 關閉分頁(邏輯同上) Win 7 以上 特有:(Win 鍵+ 上下左右、Win + Tab 、Win + M(全部縮小) Win + D 回到桌面 打字、編輯等… Shift + F3 選取後大小寫切換 Win + C 新注音重新選字 (只有在部分軟體支援) 全螢幕模式(大部分為F11,但仍隨軟體而定) Ctrl + F 搜尋(Find) Ctrl + N 所有可編輯文件軟體之開新檔案 Ctrl + O 開啟舊檔(Old) Ctrl + S 存檔(Save) F12 另存新檔 F2 選取檔案後重新命名 Ctrl + A 選取全部 Ctrl + Shift + > : 字型變大 Ctrl + Shift + < : 字型變小 Ctrl + B : 粗體 Ctrl + I : 斜體 Ctrl + T : 刪字線 Ctrl + U : 底線 Ctrl + Shift + L : 按一次項目符號(Bulleted) Ctrl + Shift + L : 按兩次自動編號(Numbered) Ctrl + L : 靠左對齊 Ctrl + C : 靠中對齊 Ctrl + R : 靠右對齊 另外,Shift和Ctrl在選取、移動上有多個應用 複製剪下貼上還原…....

July 9, 2022

開站第一篇文章  [draft]

變動 2022年六月底,迎來人生的轉折 心境轉變

July 7, 2022

再探 Linux桌面 Manjaro Linux 的漫遊

Preface 前言 記憶中的 Linux 我從國小就開始接觸 Linux了,在慢慢弄懂 Linux 體系、架構以後,對 Linux 的高可自訂性又愛又恨。後期 Linux 主要拿來當作伺服器網頁開發,將桌面環境拿來實際工作的嘗試不是沒有,但忙於課業,並沒有額外心力抓 Bugs, 因此總是以心力交瘁告終。 但是習慣 Unix 架構,所以想找一個較穩定的桌面環境,至少可以兼顧學業、工作,所以就在 2013 年買了 Macbook Air 跨入頻果體系至今。 對 Linux 桌面環境的看法一二 畢竟是軟體開發的外行人,一些對 Linux 桌面發展的想法也略顯鄙陋。不過覺得 Linux 桌面環境開發的問題,其實是來自於開放原始碼開發的社群。不同的元件,有不同個體的開發者或者團體在維護,彼此之間的想法並不總是一致,甚至會碰到意見相左吵起來懸而未決的情況。 再來,Linux 的構成元件分散成上中下游許多部分,很難要求各元件的開發團隊為了其他多到數不清的元件做完整的相容性測試,所以使用者變成要有一定 Debug 的能力。某種程度上影響了 Linux 桌面的普及程度。 Linux 社群本質上是來自世界各地,有活力但是鬆散,沒有約束力自由開闊的。想要貢獻什麼隨時可以加入或退出,也隨時可以不服別人想法自己重弄一個。在 distrowatch.org, 可以看到無數的發行版,每套發行版可能都有不一樣宗旨想法。你可以說這跟企業相比,弄出來的成品沒有長期支援的保障,但這並沒有對錯是非之分,正是 Linux 社群的特性,造就了如今 Linux 的風貌。 與 Windows, macOS 相比的劣勢及進展 筆者覺得跟完整的作業系統相比,Linux 要發展桌面系統有幾個劣勢: 顯卡廠商的支持 UI 設計的 Guideline, 像蘋果的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 完整的 Debug 及測試團隊,交付到使用者端時降低問題 成熟的應用程式生態體系 以 1 來說,近年來 Nvidia 還有 AMD 對 Linux 桌面的支持都在改進當中,已經不像以前那麼零落了。而第三點來說,就變成要考慮各發行版的特性,有的 Linux 桌面發行版是有完整社群團隊支持的,並且有明確宣套件從測試到進入正式發行的測試週期時程的。...

June 15, 2021

最後一次病房值班,微記錄

一次值班,凌晨一位中風急性期進來的病人,呼吸 Pattern 開始偏淺快,而且Complain 胸悶,不過 Saturation 還沒有掉。聽雙側呼吸音雙下肺葉有 Crackles, 四肢沒有水腫摸起來還算溫暖。初步 Impression 是肺水腫。但是看病歷發現幾個月才剛有 Anterior STEMI 的 history, 而且前一天在急診的心肌酵素在緩緩爬高,於是當下不敢大意,心肌酵素、心電圖、STEMI 與 Heart Failure 的相關 Survey 都開始做。知會二線後,與二線一起處理抽血等醫療 Routine。在告知病人可能有心臟驟停、呼吸停止的風險,詢問是否要電擊插管時,病人卻大勢已去般地說道:「不用了,太痛苦了,就這樣去也好」。 這是一個年輕三十幾歲的病人,年紀輕輕就發生中風、心肌梗塞等血管事件,可能因為這樣子影響工作,在電子病歷系統上也註記著欠款。因為病況危急,要聯絡家屬,但不知是平時關係疏離,還是深夜緣故,兩位親屬(前妻、哥哥)都聯絡不到,而且聽護理說,從入院進來到現在 Bedside 旁都沒有看護。心電圖出現ST-elevation, 以及 T Wave inversion,請心臟內科值班醫師過來看,Bedside echo 掃完發現心臟前壁的確動得比較差,但是跟上一次心肌梗塞的影像紀錄無法確認是新的還是已經存在的問題。眾多風險擺在那,後來二線決定轉送 ICU。 對我來說,可能因為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了吧?印象深刻的倒不是突然喘起來這件事,觸動我的是那與年紀不相符、被病痛折磨的無力與孤獨,在世界邊緣即將放棄掙扎的面容。 醫護人員除了謹守自己的專業以外,能夠幫他做什麼呢?無數的漫漫深夜,喘起來、胸痛、胸悶,甚至心臟驟停的緊急狀況,醫師用盡全力思考是否還有什麼可以多做,在生死線上與死神拔河。但是生命徵象以外的那些,值班醫師也只能發出短暫生命中偶遇的嘆息,然後繼續當個過客吧。

June 10, 2020

醫學之外,裁決的資格

在白班時,被告知今天下午預計兩三點會接到一床感染科的病人,愛滋病友,因為頸部疼痛,來做 C-Spine MRI 來檢驗是否有 infectious spondylitis。 但是在下午四點多,病人還沒來,旁邊曾經去過感染科的同事已經在喃喃抱怨病人之前的故事: 「他住嘉義山上,愛滋病的感染原因應該是有毒癮共用針頭,夫妻兩人都中然後就互相指責對方,後來離婚了」 「本來兩個人都想要小孩,本來還想去做試管嬰兒,結果這樣子就不能生了呀」 「他上一次來住院也是原本預約好當天,結果到下午五點才打電話來說可不可以明天」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去大林慈濟後來人家不收」 「啊不過他倒是常常拿他的養女出來炫耀,稱讚他在學校功課多好多好」 別人問道:「不是離婚了?而且這樣可以扶養小孩?」「不知道,好像是離婚前認養的」 該名同事語帶厭煩地表示:「可不可以請住院服務在四點半以後還不來的就直接取消住院啊」 後來病人在快五點時終於來簽到住院了,只是這時候白班的人都下班了,又剛好有幾床出狀況,晚班的值班醫師跟護理師人力忙得不可開交,想說減輕值班同事負擔幫忙接一下,才看到病人虛弱的樣子。 病人是真的頸部痛到不太能轉動,會影響日常活動,再加上單親家庭還要顧小孩,可能家裡事也不少,弄一弄從嘉義來可能是真的會延遲很久。 但他的不舒服的描述中除了頸部痛其他大大小小的不舒服,也不能排除嗎啡類藥物戒斷,也就是過去毒癮的後座力如今返還到自身。 醫護人員的不耐煩、耐心的磨耗,來自於對病患毒癮不愛惜自己、濫用醫護資源的不諒解,但我覺得奇特的是看似完全放逐自我的人,從故事聽來卻還保有養育子女的熱誠,隱隱地將這個社會所形塑的美好形象投射在子女身上。 回憶起從上個月到現在病房看到的種種,真的不禁會問,每個人所持有的裁度價值觀,或者社會所傳達的公平正義,真的有那麼絕對嗎?當我們以自身的觀點給出判斷後,是不是或多或少,只要身為人,就是會有偏見呢? 我看過年輕時才學雙全、富甲一方的台大婦產科名醫,病榻前臨終之時膝下子女不捨的簇擁;也看過癌末病人疑似被丈夫拋棄妻子一人死去的清冷。 我看過五十幾歲全身病痛姊姊妹妹具是聾啞人士,照顧八十幾歲媽媽負擔全落在身上,無助焦慮瘋狂給護理人員施加壓力的家屬;也看過靠著家傳財產,南部商幫家族一員無憂無慮生活年紀輕輕卻罹患多種慢性病的病人。 眾生不會平等,至少在選擇上的權利不會平等,在生活壓力留給人尋求尊嚴的餘裕空間上不會平等。但若這個社會無法對每個人真正付出的努力做出裁決,是不是真的只能交給神了?但我既信神,也不信神。 我所不相信的神,是參雜人心,以人為本位角度出發念想的神。人是不完美、囿於己見、妄自尊大的。 聖經的編纂,可以回溯羅馬政權於公於私的理由而選擇性隱瞞、改造的歷史;回教的舊俗,可以反映古代沙漠部族為求社會穩定但沿襲到現代卻成當政者匡限女權的枷鎖;佛教的修行,可以在傳播遠方後融入地方特色卻化為壓迫,隱含腐儒階級或甚至斂財。 無論是真心誠意的信仰卻做出違常偏誤之事,還是假託神之名謀一己之私,我不信仰參雜人之本念所形塑的神。對以神之名所行善事,我只崇敬犧牲奉獻、一心一意付出的那一份純粹。 我所信仰的神,是用來提醒我人是渺小的。在這個人口爆炸、科技帶來人定勝天錯覺的年代,仍然有超乎人類認知的力量在運作,視角外有太多未知是無法想像的。基督教義曾經提到:「不要揣測神」,我引來作此解延伸,以「神」為超乎人之念想一切之上的代名集合,因此我信仰的神,是用來告誡時刻保持謙卑,莫以一己之念妄加裁度是非對錯,莫以一己之見妄言公平正義。 到頭來,追求超乎人一己之見的絕對公平正義,本身或許就是一種驕傲或執念吧?佛曰「斷我執、我見」,當我想破頭思考為什麼世界如此運作,為不公不義憤概之時,是否就跳進了這執念的死胡同? 專注在自己本職之事,忠於自己認定的公平正義,力求無愧於心,或許,就是渺小如我能做到最好的事了吧。

October 17, 2019

安寧病房的病人 - 小惠

文章寫於來到安寧病房的第一個禮拜後,心裡堵堵悶悶,也許寫一點出來能夠稍稍緩解吧。

September 10, 2019

Case Report 案例報告 - 意識改變

這是2019 年 九月 在 GI 病房碰到的一個意識改變的 Case。

September 9,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