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Mode 黑化指南

前言 眼疾因素,開始追求特殊的黑底白字顯示模式 (Dark mode or night mode) 相信對眼睛的負擔較小,長久工作較不會累 一些研究:Effects of Dark Mode on Visual Fatigue and Acuity in Optical See-Through Head-Mounted Displays improve Visual Acuity Reduces Visual Fatigue Improves Usability and Preference in Dark Environments 也有人認為 Dark mode 讓內容更不易閱讀,反而讓眼睛負擔更重 建議視考慮個人狀況,也有做法是依照日出日落時間自動切換 方向 可操作對象 螢幕: 部分螢幕內建灰階化、電子紙模式,不是黑底白字,但也可以考慮 直接購買 E-ink 螢幕,但螢幕更新率、高成本 作業系統 原生的黑底白字 UI 系統佈景,各家系統包括 iOS, Android 皆有提供,只是可能有過舊版本未能支援 無障礙輔助功能:Windows 的高對比佈景、蘋果生態系的 invert color (反相顏色),直接強迫所有顯示黑白反相,但是有機率影響應用程式顯示,慎用。 軟體 電腦上的軟體或手機的 App,有的內建Dark mode, 會偵測系統佈景自動切換或者須由使用者手動開啟 影響範圍僅限於介面,或文件內容 程式碼編輯器:普遍支援 Dark mode, 並有不同 theme 可切換。如果沒有提供,請棄用😛。 Office Word 為例,初始提供 Dark mode ,僅有介面,文件本身仍舊白得發亮。後續較新版本開始提供黑底白字的文件檢視編輯。 PDF 檢視軟體,如 PDF Expert 有提供 Sepia, Night theme, 可套用至 PDF 文件本身使閱讀體驗較舒服。 網頁 CSS Media query 標準支援偵測系統佈景是否啟用 Dark mode 知名網站亦提供 Dark mode 切換,如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Search… 不是所有網站都有提供 Dark mode,擴充套件可直接覆蓋樣式強迫黑底白字 所有網站皆套用:如 Dark reader, night eye, noir…… Stylish 自訂網站 CSS, 進階使用者微調個別網站顯示 轉換流程 開啟作業系統本身的 Dark theme,通常有支援的軟體, App, 網頁就會配合修改 未配合修改的,可透過尋找軟體內設定或者 Google 關鍵字 軟體名稱 + Dark or night mode 進一步搜尋 如 Zotero 文獻管理員,透過 Google 搜尋找到有人撰寫套用 Dark mode 的擴充套件 Windows 工作管理員,在 Windows 11 22H2 版後開始支援 Kindle 部分電子書不支援 Dark mode, 只好啟用全系統的 invert color 反相顏色 透過指令介面完成所有工作,vim 是日常程式碼編輯器,GUI 滾一邊去

September 30, 2022

開站第一篇文章  [draft]

變動 2022年六月底,迎來人生的轉折 心境轉變

July 7, 2022

最後一次病房值班,微記錄

一次值班,凌晨一位中風急性期進來的病人,呼吸 Pattern 開始偏淺快,而且Complain 胸悶,不過 Saturation 還沒有掉。聽雙側呼吸音雙下肺葉有 Crackles, 四肢沒有水腫摸起來還算溫暖。初步 Impression 是肺水腫。但是看病歷發現幾個月才剛有 Anterior STEMI 的 history, 而且前一天在急診的心肌酵素在緩緩爬高,於是當下不敢大意,心肌酵素、心電圖、STEMI 與 Heart Failure 的相關 Survey 都開始做。知會二線後,與二線一起處理抽血等醫療 Routine。在告知病人可能有心臟驟停、呼吸停止的風險,詢問是否要電擊插管時,病人卻大勢已去般地說道:「不用了,太痛苦了,就這樣去也好」。 這是一個年輕三十幾歲的病人,年紀輕輕就發生中風、心肌梗塞等血管事件,可能因為這樣子影響工作,在電子病歷系統上也註記著欠款。因為病況危急,要聯絡家屬,但不知是平時關係疏離,還是深夜緣故,兩位親屬(前妻、哥哥)都聯絡不到,而且聽護理說,從入院進來到現在 Bedside 旁都沒有看護。心電圖出現ST-elevation, 以及 T Wave inversion,請心臟內科值班醫師過來看,Bedside echo 掃完發現心臟前壁的確動得比較差,但是跟上一次心肌梗塞的影像紀錄無法確認是新的還是已經存在的問題。眾多風險擺在那,後來二線決定轉送 ICU。 對我來說,可能因為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了吧?印象深刻的倒不是突然喘起來這件事,觸動我的是那與年紀不相符、被病痛折磨的無力與孤獨,在世界邊緣即將放棄掙扎的面容。 醫護人員除了謹守自己的專業以外,能夠幫他做什麼呢?無數的漫漫深夜,喘起來、胸痛、胸悶,甚至心臟驟停的緊急狀況,醫師用盡全力思考是否還有什麼可以多做,在生死線上與死神拔河。但是生命徵象以外的那些,值班醫師也只能發出短暫生命中偶遇的嘆息,然後繼續當個過客吧。

June 10, 2020

醫學之外,裁決的資格

在白班時,被告知今天下午預計兩三點會接到一床感染科的病人,愛滋病友,因為頸部疼痛,來做 C-Spine MRI 來檢驗是否有 infectious spondylitis。 但是在下午四點多,病人還沒來,旁邊曾經去過感染科的同事已經在喃喃抱怨病人之前的故事: 「他住嘉義山上,愛滋病的感染原因應該是有毒癮共用針頭,夫妻兩人都中然後就互相指責對方,後來離婚了」 「本來兩個人都想要小孩,本來還想去做試管嬰兒,結果這樣子就不能生了呀」 「他上一次來住院也是原本預約好當天,結果到下午五點才打電話來說可不可以明天」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去大林慈濟後來人家不收」 「啊不過他倒是常常拿他的養女出來炫耀,稱讚他在學校功課多好多好」 別人問道:「不是離婚了?而且這樣可以扶養小孩?」「不知道,好像是離婚前認養的」 該名同事語帶厭煩地表示:「可不可以請住院服務在四點半以後還不來的就直接取消住院啊」 後來病人在快五點時終於來簽到住院了,只是這時候白班的人都下班了,又剛好有幾床出狀況,晚班的值班醫師跟護理師人力忙得不可開交,想說減輕值班同事負擔幫忙接一下,才看到病人虛弱的樣子。 病人是真的頸部痛到不太能轉動,會影響日常活動,再加上單親家庭還要顧小孩,可能家裡事也不少,弄一弄從嘉義來可能是真的會延遲很久。 但他的不舒服的描述中除了頸部痛其他大大小小的不舒服,也不能排除嗎啡類藥物戒斷,也就是過去毒癮的後座力如今返還到自身。 醫護人員的不耐煩、耐心的磨耗,來自於對病患毒癮不愛惜自己、濫用醫護資源的不諒解,但我覺得奇特的是看似完全放逐自我的人,從故事聽來卻還保有養育子女的熱誠,隱隱地將這個社會所形塑的美好形象投射在子女身上。 回憶起從上個月到現在病房看到的種種,真的不禁會問,每個人所持有的裁度價值觀,或者社會所傳達的公平正義,真的有那麼絕對嗎?當我們以自身的觀點給出判斷後,是不是或多或少,只要身為人,就是會有偏見呢? 我看過年輕時才學雙全、富甲一方的台大婦產科名醫,病榻前臨終之時膝下子女不捨的簇擁;也看過癌末病人疑似被丈夫拋棄妻子一人死去的清冷。 我看過五十幾歲全身病痛姊姊妹妹具是聾啞人士,照顧八十幾歲媽媽負擔全落在身上,無助焦慮瘋狂給護理人員施加壓力的家屬;也看過靠著家傳財產,南部商幫家族一員無憂無慮生活年紀輕輕卻罹患多種慢性病的病人。 眾生不會平等,至少在選擇上的權利不會平等,在生活壓力留給人尋求尊嚴的餘裕空間上不會平等。但若這個社會無法對每個人真正付出的努力做出裁決,是不是真的只能交給神了?但我既信神,也不信神。 我所不相信的神,是參雜人心,以人為本位角度出發念想的神。人是不完美、囿於己見、妄自尊大的。 聖經的編纂,可以回溯羅馬政權於公於私的理由而選擇性隱瞞、改造的歷史;回教的舊俗,可以反映古代沙漠部族為求社會穩定但沿襲到現代卻成當政者匡限女權的枷鎖;佛教的修行,可以在傳播遠方後融入地方特色卻化為壓迫,隱含腐儒階級或甚至斂財。 無論是真心誠意的信仰卻做出違常偏誤之事,還是假託神之名謀一己之私,我不信仰參雜人之本念所形塑的神。對以神之名所行善事,我只崇敬犧牲奉獻、一心一意付出的那一份純粹。 我所信仰的神,是用來提醒我人是渺小的。在這個人口爆炸、科技帶來人定勝天錯覺的年代,仍然有超乎人類認知的力量在運作,視角外有太多未知是無法想像的。基督教義曾經提到:「不要揣測神」,我引來作此解延伸,以「神」為超乎人之念想一切之上的代名集合,因此我信仰的神,是用來告誡時刻保持謙卑,莫以一己之念妄加裁度是非對錯,莫以一己之見妄言公平正義。 到頭來,追求超乎人一己之見的絕對公平正義,本身或許就是一種驕傲或執念吧?佛曰「斷我執、我見」,當我想破頭思考為什麼世界如此運作,為不公不義憤概之時,是否就跳進了這執念的死胡同? 專注在自己本職之事,忠於自己認定的公平正義,力求無愧於心,或許,就是渺小如我能做到最好的事了吧。

October 17, 2019